=jelly
主雷安 少量安雷
想做一个小太阳!☀☀☀

「安雷」 Ain't S**t change

「安雷」Ain't S**t change
cp安雷
存在瞎编,大家看个爽就好
BGM-Ain't S**t change calscruby/chris Brown
ooc
分别告白梗
@格瑞的旺仔牛奶🐮  山泽小天使!

 

  雷狮开着他那辆骚气的法拉利,红色的。
  安迷修觉得这很适合他,他开的速度太快,车窗开着,他感觉到他的耳朵被风卷着向后吹。
  夏天很热,来场肆意的飙车很不错,他感觉风化成一一道又一道的线,穿过他的发间,摩挲着头皮,安迷修被这风吹的脑袋疼,眼睁睁看着指针正快速的偏转。
  他们一路上都没人说话。就像两个小孩儿一样,互相怄着气,好像谁开口说一句谁就输了一样,这样尴尬的情景在他俩上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,通常来说,安迷修是那个先开了口的,但这次,他也没能说出什么。
  安迷修要出国了,告别这个燥热的夏天,告别这座城市,告别这个正在开车的人了。
 
  他给雷狮发了短信,手机屏幕上显示出了已读的讯息,他手机那头的人却不愿意再和他说一句。安迷修躺在床上,卧室里没有开灯,一切东西都是那么模糊,无论是离他那么近的相框,还是离他那么远的门,他看不清那是什么,他发现这个房间都被雷狮占满了。他去拿洗澡出来要换的衣服,在衣柜里却发现了雷狮在他生日心血来潮买的领带,他走进卫生间,把浴头打开,打湿了头发,伸手去拿洗发水,发现牌子是雷狮最爱用的那款,甚至连浴室蒸腾起来的热气都残留着一股雷狮身上的味道。他打量了一下浴室,玻璃上的水珠,像他高(done)潮时流出的泪水,他看向洗手池上摆着的洗面奶,那是他和雷狮逛街时一起买的,他用毛巾擦头上的水,在他粗暴的揉头发时,恍惚间雷狮从背后抱住了他。
  哦,安迷修。
  他疯狂的揉着头,好像在撸一只狗的毛,他瘫坐在沙发上。该死,雷狮。
  他闷闷的想着。
  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呢?死敌?伙伴?情人?
  说是死敌,也并不奇怪,毕竟他们两个人经常为了抢项目恶语相向,暗地里较量着,他们两家公司面对面开着,当雷狮看见他对小姐们进行一番绅士的举动,总会嗤之以鼻,说是伙伴,他们关系并不好,可是一次两家公司的联手合作,他们俩做出的计划天衣无缝,他还记得他和雷狮在临高考时坐在一张桌子上复习,两个人胳膊碰着胳膊,肩膀挨着肩膀,十分亲近,可只有他俩知道他俩的关系多么恶劣啊,一个是崇尚正义的骑士,另一个是恶劣的海盗,他们背对背站的,影子却交融在了一起。
  他躺在床上,点燃了一支烟。说起来抽烟,还是雷狮教他的。那会儿两个人刚做完,好不容易把自己和床单收拾的干干净净,雷狮侧躺着,里床头柜很近,自己躺在被子里从背后抱住他。他看着暖/黄/色灯光下雷狮的后背,蝴蝶骨就像孕育了一双洁白有力的翅膀,他知道他随时都有可能离开。拜托,安迷修,他可是雷狮。他这样对自己说。
  其实他俩很不适合这样温存的姿势,但这一天两个都不约而同的缩在被子里,依靠着彼此。他听见了打火机的声音,一下子点燃了雷狮指间夹着的那根烟。他感觉到雷狮深深的吸了一口,接着那缕烟就轻轻的从他的唇齿间溢出,他又猛地吸了一口,转过身送到他嘴里,两个人嘴唇贴着嘴唇,摩擦生出了热意,雷狮把舌头放进他嘴里,他与他纠缠着,汲取津液,轻咬他的嘴角,烟草的味道一时有些熏着他,安迷修皱起眉头,睁开眼睛看见雷狮眼中的笑意。
  很好看,他的心怦怦跳,他感觉心里的小鹿像是磕了药,在他的心里乱窜,随着血液,到达大脑。
  他们就这样保持着不清不楚的关系,有时候雷狮喝多了,就在安迷修的公寓里来一发,事后总爱和安迷修分享一根烟,烟嘴上有着烟草味,也有雷狮嘴里的味道。
 

  安迷修就这样吹着风,看着树向后倒。他觉得这路真长,怎么还没到,他又觉着路很短,雷狮只不过是开太慢。怎么会能这么慢。
  他们刚刚才打了一架,安迷修整点好自己行李,看自己的护照,证件,保证自己没有落下什么,眼睛却看向了衣柜。
  他蹲在地上,犹豫半天,最后摇摇晃晃的走了过去,他取出了那条领带和那个小小的礼物盒。
  他对着镜子打领结,却半天弄不出个像样的,只好随便打了一个结,急促的门铃声响着,还伴随着踹门的声音。
  他跑去开了门,却被一个拳头掀翻在了地板上。这时候身体反应比意识快多了,等他反映过来,一个拳头已经招呼上去了,两个人像两条泥鳅一样在地板上扭来扭去,身体交缠在一起,安迷修扯住他的头巾,雷狮抓住了他的领带。这场战争花了一点时间就结束了,两个人就好像跑了几公里一样喘着粗气,安迷修等自己的气息稳了,发现雷狮在打量他的领带。
  拽着自己领带的手渐渐松开了,抚上了他的脸,很温柔,雷狮鼻尖的气息喷在他的脸上,有点热,于是他伸长了脖子,把自己的嘴贴在他的上。

  于是就这样一路无言到现在,安迷修不想解释,哦,在他离开之际,给了自己的死敌一个温柔且暧昧的吻,这是多大的暗示?在一般人看来,这是对心上人的表白和自己离开的不舍,但对于雷狮来说,这只是两个人床/伴关系的结束吧。安迷修晕乎乎的想。他脸上被雷狮打的那一拳即使用酒精消了毒抹了药,也还在隐隐作痛,他想笑一笑,却被扯的生疼。他想雷狮现在也很痛,比较他下手可不轻。

  这段路终于走完了。雷狮把车在路边停下,安迷修刚想打开车门,却被雷狮一把抓住。雷狮按住他的肩膀很疼,他刚准备说一句喂恶党干嘛这么用尽啊,却不料撞进了雷狮的眼里。

雷狮紫色的眼睛布满了血丝,厚厚的眼袋和他的黑眼圈让他眉眼间萦绕着忧愁。

片刻后,他挤出一个笑容,喂,雷狮,怎么啦?看你这幅模样。雷狮什么也没说,他感觉到雷狮的目光仔仔细细的看着他,从额角,到眼睛再到嘴唇。反复打量了几遍,雷狮就放开了他。
  雷狮和他下了车,从后备箱取出他的行李箱和大大小小的袋子。安迷修听见他轻轻的“啧”了一声。
  离登机还有一段时间,几乎是雷狮帮他操办了一切,原因他也没问,只是躲在厕所里抽了一根从雷狮口袋里摸来的烟。
  他觉得自己就是个胆小鬼,他在给雷狮发了短信后就去手表店给雷狮买了一块手表,他特地买了一条表链,刻上了自己的名字。刻字的时候 他想,我是爱他的吗?他问了自己好几遍,刚开始他想,这小子一见面的嘲讽了我,之后又和他打了那么多次架,可他想起雷狮的后背,与他接吻时的表情,还有醉醺醺的表情,他就觉得可爱。雷狮的五官很凌厉,不是那种萌萌的,令人怜惜的风格,况且他还是个大老爷们,就跟别提可爱了,认为他可爱那就只有一种情况了——他喜欢雷狮。
确实不可置信,他喜欢雷狮。他都要被自己逗笑了,喜欢,爱,对他?可他仔细想想,只能接受了。但这实在不是一个表白心意的好时机,他要远走高飞,而雷狮在国内创业,这时候表白,恐怕不是害怕被拒绝所以表白,即使对方不答应,也可以为了自己的面子去逃避吗?他想不到自己这样子多到底对不对,但是他觉得他的心就像个盛了水的气球,鼓鼓囊囊的,晃一晃还有水声,只不过他的心不是水气球,如果用针轻轻一挑,流出来的不仅有爱情的糖浆,也有腥臭的血液。
那洪流卷着血肉,吞没了他。安迷修想,如果不去搭那一艘小船,怕是越陷越深,窒息而死,只有那一艘船能够够住他,无论他是飞向了蔚蓝的蓝天,还是自己掉入水中。有些人很怕说出自己的心意,可是如果不告诉他,他有怎会懂你的那份心情呢?
  于是安迷修扔掉了烟头,带着一身厕所味儿出去了。
  雷狮很显眼,头上系着的头巾,高领的背心和运动外套,惹得总有一些小姐们窃窃私语评论他。
安迷修放任自己跌进座位里,雷狮皱皱眉,问他:“你去厕所待了多久,一股子味儿。”
  安迷修嘿嘿一笑,什么也没说,但雷狮却一脸嫌弃的看着他。两个人之间又是死寂。
  终于,安迷修拍了拍雷狮,等他转过来,从口袋里掏出那个盒子,打开。
  雷狮明显的愣了愣,片刻后有轻笑出声,他从自己宽大的衣服里掏出了一模一样的盒子,打开,也是一模一样的表。
  安迷修突然就开始笑,他把雷狮的手轻轻拽过来,给他带上那块表,故意让他看见刻的字。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很近,他能感受到雷狮僵硬的身体,安迷修的手在抖,但还是给他带好了那块表情。之后,雷狮也是一样的,给他带上了同一块表,很温柔。
  安迷修认真的看着他的眼,雷狮好像也要有眼睛把他刻在心里,缓缓说出一句:“这样,就是情侣表了。”安迷修红着脸,但还是灿烂的笑了,眼睛里闪着光。

  “对,情侣的。”

  雷狮最后把安迷修送上了船,在最后他们彼此交换了一个深情的吻。
  “为什么你不坐飞机啊?明明更快更方便的。”
  “我想,你想当个海盗,但从来没有坐过船,我先帮你探探路,给你拍点照片,之后我们一起去。”

  海边的风很腥咸,雷狮就站在原地,看着那艘船在海天一线的位置消失成一个点。
  他抬头摸了摸自己的脸,夕阳染红了一片。
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哈哈哈第一篇安雷!
写的很开心!感谢山泽小天使和我一起聊脑洞!爱你!!!
还有求安雷群啊大家一起聊!
祝观后愉快!

评论(6)
热度(25)

© Jelly in the hell | Powered by LOFTER